知易行难 文旅网
 所在位置:首页>巴蜀文化 >
知易行难
来源:蜀韵文旅/文旅网  作者:刘乾坤  日期:2021-01-28 14:10:50

  认识萧易有十来个年头了,最初认识他时,他是个爱书人,喜欢买书、藏书,家里民国藏本就近两千本;他还写书,送了我一本《古蜀国旁白》,写此书的年龄不过20出头,还是四川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基地班的学生,年轻的活力泛化为在历史深处寻觅的身影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此后,我们相约寻访古遗址,到了蓬安运山城、金堂云顶城、重庆多功城等等,那时的萧易不过二十五六岁,虽然年轻,却有着扎实的史学功底,严谨的考据习惯。2009年夏天,我请萧易撰写安岳石窟,由此拉开了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长达10余年的合作;如今,他已经是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发稿量第一的作家了。

  我们历时一年半,前后九次赶赴安岳,在荒山野岭中发现了诸多鲜为人知的石窟。此稿一出,影响不小,也开启了萧易对中国石窟长达10余年的研究,在此基础上,2012年夏天,他的《空山——寂静中的巴蜀佛窟》出版,列举出诸多证据,提出了巴蜀石窟是中国石窟下半阕的观点,将尘封已久的巴蜀石窟纳入国人视野。

  作为编辑,我很清楚这一个个精彩的石窟选题是如何诞生的,萧易总是能从史书方志的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,在历史的瀚海中打捞出一枚枚珠玉。他提出梳理中国道教石窟的观点时,我为之愕然:有资料能撑起这么一个宏大叙事?不想他却娓娓道来:通过耳熟能详的神灵,如千里眼、顺风耳、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、天蓬元帅,让读者由儿时的记忆延展到历史文化的脉络之中。于是,道亦有形的文化现象跃然纸上,以轻灵之笔描写类似宏大历史文化是萧易所长。

  2018年1月,以道教石窟为题材的专著《知·道——石窟里的中国道教》面世,从出版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本比较生僻的书,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首版售磬。这与萧易独到的架构有很大关系,他能从繁浩的学术中跳出来,从藏于荒野的岩壁上,提炼出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鲜活故事,解读道教石窟与中国人的生活:如《西游记》中的玉皇大帝、天蓬元帅,如八仙,如金庸笔下的王重阳等。这些道教神灵的起源、流变,都被他娓娓道来,让我们明白了道教其实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生活,道教石窟造像就是不同时代的生活写照,甚至与当时的政治、文化有着化不开的稠密。在一篇篇有趣、有料的文章中,萧易完成了对中国道教石窟的探索。

  但凡考古上有新的发现,萧易总会去现场一探究竟。2009年,我们正在泸县调查明清龙桥群,他在荒野中看到了诸多宋墓,钻到古墓里不肯出来,我们在墓外等了半天,他才满身泥污地爬出来,兴奋地告诉我,宋墓墓门口的武士,模样与《水浒传》里的梁山好汉非常相似。

  影响巨大的南昌海昏侯墓考古,也是萧易前往南昌撰写的。海昏侯的发掘尚未结束,成都蒲江县又发现了数十具战国船棺,传说中的开明王朝,也因战国船棺而再度复活,萧易提出原来商业街出土的船棺是开明王朝的宗庙所在,蒲江应该是开明王朝的王族,之所以来到蒲江,可能与食盐有关,历史上蒲江盛产井盐,境内至今仍有不少盐井。

  如果只读其文,很多读者会认为萧易应该是中年,甚至老年学者。在不少场合,我们常常遇到大相径庭的场景,有人看到萧易,往往惊叹:“你这么年轻呀!”“看你的文字,以为是位老先生呢!”萧易是年轻,生于1983年,以如此青春的年华,却深耕于历史文化之中,并陆续推出《古蜀国旁白》《纵目神时代》《金沙》《空山》《知·道——石窟里的中国道教》《影子之城——梁思成与1939/1941年的广汉》等一系列作品。

  2018年5月出版的《影子之城》,以梁思成、刘致平两位营造学社成员在四川广汉拍摄的560张照片为基础,再现了中国古城的布局,探讨中国城市与建筑的关系,中国人与建筑的关系。以小城广汉为“影子”,找寻中国文化的“大影子”。此书获得201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“十大好书”,好评如潮。

  作为编辑,我是幸运的,有此浸淫于历史长河的优秀作者,才有了这十年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好稿不断的惊喜:作为朋友,我是幸福的,萧易用写作的缜密之思作为生活的点点滴滴,小到伴手礼,大到石窟下的茶事,总是让人如沐春风。

  萧易十余年的考古寻访,汇成这本《寻蜀记》。从新石器时代到清代,将四千余年的四川历史作了有序梳理,通过生动的考古发掘,具体而微地讲述历朝历代的故事。那些原本不见于史料记载的人物,也在他笔下变得鲜活起来:从西北迁来的古羌人,崇尚大石崇拜的邛人,做生意的好手笮人……

  《寻蜀记》涉猎广泛,考察深入,史料丰盈。与其他写四川的书籍相比,《寻蜀记》从考古进入四川历史,从遗址解读巴蜀文化,书中的考古发掘大多是萧易参加的,而那些荒野中的遗址,也是他一步步踏访、整理的。

  俗话说,知易行难,我想这句话用在萧易与《寻蜀记》上特别合适——这就是一本“行难”的作品。  

  责任编辑:李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