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去开江 文旅网
 所在位置:首页>文旅发现 >
我要去开江
来源:蜀韵文旅/文旅网  作者:曹昌琼  日期:2021-01-22 16:25:35
  披一身明媚的霓裳,
  携四季清凉,
  我行走在巴山平原,
  毓秀水乡。
  走向未来,
  走进新时代,
  登上那高高的峨城山上,
  回望大汉猎猎战旗,威震八方。
  走到荷塘中央,
  感受荷之芳香,
  莲之高尚……
  一篇《荷叶上的村庄》让开江荷声名远播,有了国际范儿。
  一位寻荷而来的旅加华人,亲临宝塔坝,一路走一路惊讶!叹荷塘一望无际的气势;叹荷叶上的村庄有塔、有白鹭那份优雅;叹坝里金山烟云、佛韵莲香;叹天然温泉奇特功效。登宝泉塔,拜金山寺、游宝石湖、观陶牌坊……品任市板鸭、开江豆笋、开江羊肉格格,开江油炸馓子……这些成了他大喊“好地方,好地方”的理由。临走时撂下一句话:我还会来开江。
  那位来过一次开江的妹儿,甩开兄弟的手喊“弟娃,你莫拉我,我要去开江……”成为笑谈,更激起无数人对开江的向往。
  对,开江不是要去开“江”,是一地名,有川东小平原之称。
  川东小平原,茫茫大巴山,平行岭谷间不算大、也不算小的一处平坝。坝上有“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”宝塔坝,因坝上有古迹宝泉塔魏然屹立,为这块宝地增添了气势,故称宝塔坝。
  “孤塔峥嵘开旷宇,平湖钦艳尽芳田”是对宝塔坝的真实写照。
  宝塔坝良田肥沃,阳光充足,四周有青山做屏障,是一块极其疼人之地。据传,明代开江知县李辉,迷信此处地理特殊,会出恶人,便召集邑人于此建塔造庙,一为镇住“这万宝之泉”,二为惩恶扬善、驱妖避邪,确保一方吉祥平安,再者,开江粮仓宝塔坝为一船形,建此塔作为船上之藁杆,固定住船只,不让其驶去,以使宝乡连年五谷丰登,所以,宝泉塔也是宝塔坝的风水塔。
  数千年来,坝上的人儿勤奋耕耘在锦绣田园上,世代耕种一种植物,叫作庄稼,勤劳使丰腴平坦的坝子耕种有收,颐养有方。宝塔也有无奈之时,在执拗不过老天时,宝地就成为遇旱则枯,有洪即涝的苦焦之地,坝上期望落空是常事。春风浩荡,不怕苦的开江人,建造了川东的最大人工湖,对付了干旱;一泻千里的河流疏通,解决了洪灾;千年一成不变的田园坝子,有了思想,庄稼不再是坝子上唯一的主题。于是,荷花、油菜花、桃花、梨花、李花……在川东小平原肆意喧哗,坝子成了花的海洋,笃实了“巴山小平原,魅力小天府”的美誉。万亩荷塘、黄金花海、橄榄庄园、银杏长廊,这些花呀果呀,让无江的开江,有了破冰的开江之势。海海漫漫的一坝荷花,红的、白的、粉的、紫的为着博大、自由和高贵的土地而开放,也是为着宝塔坝人那种于世固有的贫瘠、辛酸、蹇涩和祥和、安乐而开放。万亩荷塘仿佛一张华夏地图,热烈奔放的大小荷花犹如碧波上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图案,催生了人的激情和热望。一望无际的花,为宝塔坝,为开江赋予了新的内容。
  坝上花能随心开放,离不开川东最大人工湖——宝石湖的功劳。宝石湖离宝塔坝不远,静静地处于一隅,却有着掩不住的光辉。委身于山沟的水库,依大小青山而建,在山底的沟渠里迂回环绕,那些湖中的岛屿与群山隔水相望。青山、绿水、小岛、湖湾构成了独特的宝石湖。岛,星罗棋布,水域,纵横交错,故有人也借用“千岛湖”来给它冠名。
  宝石湖是浸润了无数汗水的山水,但又是自然的山水。屹立于山巅,远处,扣在山峰的天际云雾蒸腾,缥缈而神秘。漂浮于湖面那一块块绿绸似的岛屿,及周边高低错落的群山,充盈着满目苍翠欲滴的绿意。依山而躺的湖,映着浓的、淡的,深的、浅的倒影,向更远的地方延伸。山因为湖,愈加俊朗,湖因为山更自然奔放。风清、山秀、水明、空气爽润,自然的美,让偏安一隅的山水具有独特的风格和情趣。
  开江不再是躲在巴山的苦焦旧地。这里的花,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构成了一坝不平静的历史和丰富多彩的景色。开江忽地奇彩耀眼,引得县内县外,乃至国际友人,一拨一拨地前往打卡,只为那一坝的花事、一湖的秀景,还有那享誉全国的美食。开江在来客们唇齿上留香,也在其心中留香。荷香氤氲着坝里村庄的梦境,开江梦从此带上颜色,与花与你一起绚丽。
  你来,在“望荷亭”感受莲之高尚;你来,在“蜗牛山”喜看万亩荷塘洋洋洒洒;你来,拥抱荷叶上的村庄,为你袒露“美丽宜居小镇”的秘密,了解“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”的内涵;你来,拜肃穆千年古刹,听祝福梵音悄悄地、默默地悠扬;你来,“天下第二汤”为你舒展筋骨,洗涤心魂;你来,川东“千岛湖”供你荡舟看山看水;你来,红色故事让你痴迷;你来,小龙虾、豆笋、仔姜鸭、酸辣鸡,羊肉格格,绝对让你唇齿留香……
  喜闻今年底“成达万”高铁动工,并在开江坝上设有站点。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,改变了旱码头扁担磨烂肩头的辛酸,加快坝里荷香抵达远方,方便你带着情来坝里抒发。
  我要去——开江。
  作者简介:曹昌琼,笔名曹藜,女,开江人,热爱生活,酷爱文字。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,达州市作协会员,开江县作协会员,现为内刊杂志编辑。  
  责任编辑:张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