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湾老街:诗意地栖居 文旅网
 所在位置:首页>美丽乡村 >
沙湾老街:诗意地栖居
来源:蜀韵文旅/文旅网  作者:赵 丰  日期:2021-01-22 16:17:03
  德国十九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曾写过一首诗:《人,诗意地栖居》。正如他在《远景》中所描述的那样:“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,在那里,在那遥远的地方,葡萄闪闪发光。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,森林显现,带着幽深的形象。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,自然栖留,而时光飞速滑行。这一切都来自完美。于是,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,如同树旁花朵锦绣。”
  沙湾老街,非常适宜于荷尔德林的描述。
  来到四川泸州的沙湾老街,我凝滞了脚步,聚拢了目光,静心聆听时光的弹唱,孤零的身影,徘徊在那种优雅凄清的氛围里,像是在进行着生命回归的祭祀仪式。
  目光里的老街,古朴原始,几无修饰。灰瓦粼动起伏,空街孤寂深巷。沿着古旧的灰石铺就的小道蜿蜒而上,头顶老树的枝条间闪烁出明净如洗的蓝天。剥离的竹筋土墙,破碎的青瓦屋檐,连绵青瓦,层层叠叠,密密地遮挡着老街的时光,把曾经的故事珍藏在座座老屋里。
  几缕阳光,穿过浓密的树枝,短暂地打开了老街封闭的时空,记忆的触发往往就从此刻开始。风柔柔地吹,依稀听到老街里的群鸟高歌。一棵老树的根,虬龙似的攀缘在一堵老墙上。老藤曲张蜿蜒,青苔阴幽临壁。老树根的一多半镶嵌进了老墙,宛若在进行着彼此生命的对接。这是岁月的凝练,更是夫妻般的情感融合。看到这样的画面,我仿佛聆听到自己幸福的心跳。
  一阶阶的青石板,夹在木质结构或土墙古旧民居的中间,蜿蜒曲折地向上伸去,形成一条时光蔓延的小路。古老的青石板上,曾经走过多少匆匆的脚步。千年的老街,不知道流逝了多少岁月的足迹。走在青石板上,我有意放慢了脚步,想嗅出古人遗落在青石板上的呼吸。
  一处旧址,应当有无数经典的细节。因此我的心思,全在老街的细节之处眷恋。
  老街月台口那株枝繁叶茂的百年黄桷树,默默地守望这方宁静的乡土。苍老树枝上摇曳的黄桷兰,散发出沁人清香,缭绕在老街的每个角落。
  一排老屋拾级而上,绿叶剪碎的斑驳阳光,映照着老街佝偻弯曲的身影。突兀在老街高处的老屋,享受着阳光温暖的沐浴。
  堆砌的石崖上,一座老屋顺势而立,大小不一的石块,无规律地在一起。几只灰色的麻雀伫立在石头上望着我,发出婉转的啼叫。老屋的门紧锁,锁上积着灰尘。大约,它的主人早就搬走了,几只麻雀是在等候主人的回归呢,还是在坚守这诗意的栖居之地?
  一面石头墙的缝隙里,伸出一簇淡黄色的花草。照应着我柔软的心思。我的指尖轻轻地触摸着石缝,曾经的青春便从上面滑过。我惊奇地看着这小小的花朵,在早已沉寂无声的陈腐里,披着鲜艳的色彩,独自展示自己对生命不一样的诠释。无须知道这花草的名字,只是想着,它柔弱、鲜艳的品相,与身旁坚韧、苍老、布满青苔的石头形成了鲜明的比照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里这样说过:在柔弱与刚强的对立之中,柔弱的呈现胜于刚强的特性。是的,柔弱的花草蕴涵着韧性,正如沙湾老街一代代的人,维系着生命力的旺盛。
  老街的高处,是树枝和白云,是瓦楞和鸟影。热闹和繁华,是在低处的。几个孩子在青石板上跳跃,哼着古老的歌谣。爽朗的笑声,给沉寂的老街带来往昔的记忆。遥远的时光里,老街也许不是这般暮年般的安宁和深沉,而是青春般的鼎沸和欢乐。一条摇晃着尾巴的小黄狗,尾随着孩子们在青石板上蹦跳。
  造型别具一格的吊脚楼,在蓝天白云的俯视下尽显静谧与典雅。木结构,小青瓦,花格窗,司檐悬空,木栏扶手,走马转角。窗棂刻有双凤朝阳,喜鹊登梅,狮子滚球以及牡丹、茶花、菊花等诸种花草,古朴雅秀。老街的人家都有小庭院,院前有篱笆,院后有竹林,青石板铺路,木板装壁……如此的古香古色,是我迷恋的物象。老街的建筑不只是一种实用家居,更是一种艺术、一种民俗、一种文化。它的主人将木头和石头的生命发挥到极致,融入家居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使得宅院不仅成为繁衍生息的家园,更是精神传承的栖息地。
  老街的拐角深处,偶尔传来几声人语,短暂,急促,之后又留下这杳然无音的世界。
  在我的意念里,沙湾老街的人简直就是诗意地栖居。德国十九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曾写过一首诗:《人,诗意地栖居》。他写这首诗的时候,已是贫病交加而又居无定所。他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直觉与敏锐,意识到随着科学的发展,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。而为了避免被异化,他呼唤人们需要寻找古旧的时光。正如他在《远景》中所描述的那样:“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,在那里,在那遥远的地方,葡萄闪闪发光。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,森林显现,带着幽深的形象。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,自然栖留,而时光飞速滑行。这一切都来自完美。于是,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,如同树旁花朵锦绣。”
  沙湾老街,非常适宜于荷尔德林的描述。
  在漫长的生命征途中,生活的忙碌让我很难想起荷尔德林,但在沙湾老街,他却亲切地向我召唤。这条老街,还会给我多少心灵的慰藉呢?
  不难想见,沙湾老街诗意地栖居在此,内心的那种安详与和谐,那种静享诗意生活的惬意,是人类共同的憧憬与追求。然而,不少人家却搬离老街,只剩下被杂草侵占的阶梯,引领着我的脚步,走向它的纵深。狭窄的街道上,两边紧闭的老屋,人去楼空。
  老街的街道长不过一公里,宽不足三米,被人们称为袖珍街,但就是如此的范围,却呈现出九曲十八弯的总体构造。曲折的小道,折返在老街里。一段路走到尽头,就有另一条路相连,就如连绵不断的思绪,不断穿插在记忆的深巷里。
  我注目着一位独坐于庭院与孤冷相伴的老人。古铜色的脸、古朴的斗笠、瘦骨的膝盖,手中捧着食物,却是沉思的面容。他在遥望过去,还是构想未来?一棵古树,将他的身躯挺住。
  我终于悟出,老人是在守望。守望一条老街,一座庭院,这是一种禅悟,一种佛的境界。千年的老街,百年的庭院,因了它的一代代主人的守望而生存着,徜徉在幸福的含义中。
  旧址,无疑是历史的符号。历史不只在史书里,在博物馆里。那是浓缩的历史,不如沙湾老街这样直截了当,一目了然。
  听说,这座老街也曾面临被拆迁的命运。如若那样,在地球上何处寻找诗意的栖居之地?
  傍晚,沙湾老街倒映在长江水中。美丽的夕阳,为古朴的老街增添了几分苍凉。夕阳下,水上人家,渔舟唱晚,夹杂在城市和老街之间。烟波之中,隐藏着岁月留给我们的老街密码。这是老街最美的细节。大自然和现实生活给人类留下诸多美的影子。清人陈星瑞在《集古偶录》总结的“月中花影,水中月影,帘中人影。”当属影中之绝。在这里,我要为它添加一句:“江中街影”。这个“街”,自然是沙湾老街了。
  将要告别沙湾老街这处旧址了。江风四起,吹落一地尘埃。青苔愈厚,斜阳已旧。俯视江水中老街绝美的倒影,犹如游弋于一幅泼墨未干的水墨画中。刹那之间,自己竟也成了画中之人。
  斜落的夕阳缓缓而去,一切又重归宁静。静心合眸,我又沉浸在恍若隔世的境界中。
  沙湾老街,是一幅风情画,是一首抒情诗。若将生命匍匐于此,那会是何等的幸福啊。真的,我舍不得离去,想做它一生的主人。
  作者简介:赵丰,中国作协会员,出版小说散文集10余部。第五届冰心散文奖、首届东方文艺奖、第二届孙犁散文奖、首届吴伯箫散文奖、第三届柳青文学奖、首届张之洞文学奖获得者。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作家》《青年文学》等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800余篇,50余篇获国家级文学奖,30余篇入选国家级小说散文随笔年度选本。